夜间模式暗黑模式
字体
阴影
滤镜
圆角
主题色
【长文警告】拙山尽起,卷中卷外无可辨——重温《画中人》剧情中的“金句”

卷中天地,翠微碧水,安居乐业;卷外红尘,战火纷繁,生灵涂炭——何为真?何为谬?《画中人》给我们带来了非常深邃的哲学思考,在2021年夏活剧情结束之际,笔者重温《画中人》活动剧情,颇有感触,其中种种真情亦引得笔者潸然落泪,感动不已。现将其中哲思之句与大家共勉,共同感受《画中人》只言片语中所蕴藏的无限真意。

自古以来,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天灾人祸,苦尽苍生。
但,正所谓人定胜天,邪不干正。
豪侠义士,行走四方,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,试看书林隐处,几多俊逸儒流。
正所谓“美食美酒美景,美人美善美谈”,望自古英雄豪杰,皆一身浩然正气。
——卷首语

人不如天?人定胜天!世态炎凉,也应有高人济世,传美博德,助人之豪,正气凛然,不可谓不为俊杰。卷首语之言,实为赞美豪侠义士之词,实为工巧。

各位都知道,人所想象之极限,一定是所见所知的经验。要靠想象勾勒出未曾知晓的事物,骗别人简单,骗自己,难如登天。
——说书人

诓骗他人易如反掌,然如若欲令自己内心深处信服自己的谎言则艰若登天,而我们亦深知如此。很多时候,事事不顺,以游戏之属,音乐之类想要宽慰自己的内心,然而内心仍旧时时放不下那个担子;唯有得到朋友相助,亲人相劝,心结已解,方得心如明镜。

巧合这种东西,是最不值得相信的啦。
——克洛丝

多说无益,做为真谛。与其期待奇迹,不如着手努力。

她本以为自己功成名就,跳出案板久矣,殊不知只是换了处水塘,再无自由罢了。如今的徐夫人早已不是那意气风发的年轻女子。提笔数十载,名利双收,但丈夫英年早逝,如今又要处处看他人脸色,又有谁来为她点睛,把她放回她的田野上呢?
——说书人

少无适俗韵,性本爱丘山。误落尘网中,一去三十年。羁鸟恋旧林,池鱼思故渊。开荒南野际,守拙归园田。方宅十余亩,草屋八九间。榆柳荫后檐,桃李罗堂前。暧暧远人村,依依墟里烟。狗吠深巷中,鸡鸣桑树颠。户庭无尘杂,虚室有余闲。久在樊笼里,复得返自然。这句话和陶渊明的《归田园居》相得益彰。奔波一生,废了光阴,年华不再,即使再有家财万贯,还是被拘束在了物欲的牢笼中无法脱身罢了。陶渊明的“采菊东篱下”般悠闲自在的生活似乎是解决这种心境的良药。

英雄只是愿意帮助其他人而已哦。
——克洛丝

一如习主席之言,“ 伟大出自平凡,英雄来自人民。面对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,从一线医务人员到各个方面参与防控的人员,从环卫工人、快递小哥到生产防疫物资的工人,千千万万劳动群众在各自岗位上埋头苦干、默默奉献,汇聚起了战胜疫情的强大力量。”“一辈子深藏功名、初心不改的张富清,把青春和生命献给脱贫事业的黄文秀,为救火而捐躯的四川木里31名勇士,用自己身体保护战友的杜富国,以十一连胜夺取世界杯冠军的中国女排……许许多多无怨无悔、倾情奉献的无名英雄,他们以普通人的平凡书写了不平凡的人生。”英雄不必惊天动地,愿意倾己之能帮助他人,即为“HERO”。

那一瞬间,仿佛真真切切身处画中,如羽兽掠林而去。山峦叠起,卵石盈池,树影婆娑,飞瀑直下,恢弘可闻!
——嵯峨

嵯峨的这句话,意境深远,言辞华丽,可以用作写景的时候的借鉴。

两个明明并肩而行的旅人,却像各行陌路一般,深陷在自己的孤独中反思自己。
——嵯峨

为何近在咫尺,而犹如远在天边?在剧情中,大概是由于两人心路迥异,关注点不同;而在现实中,两人则可能出现了心理上的隔阂将两人之间隔开,需要两人“反思”自己与对方,只有解开误会或者不悦,友方为友。

炎熔小姐,你可端详过水中的月亮?无论水中月色会被粼粼波光扯碎成什么模样,待到风平浪静时,它还会是那轮圆月。若是因为怜悯那一时闪烁的水中月色,因此湿了鞋,着了凉,是大没有必要的。
——黎

有时,没有必要因为怜惜本就相安无事的现象而自损兵马。

我曾见过月面的轮廓模糊不见,只留下宛如雕刻似的斑迹工整地留在天上,月色顺着被刺破的边界流入天空,晕染一片。
我曾见我热爱的家园陷于火海。我被迫翻山越岭,从这头走到那头。
我见过饥饿的灾民互相蚕食。当鲜血淋漓的厮杀发生时,就在擦肩而过的距离,人可以像无事发生过那样,看着前方,行走。
我见过那条漫漫长路,我曾疑惑为何所有人都会选择同一条道路,死亡是注定的,我们只是在麻木中殊途同归。
我见过荒漠与青山绿水,见过因一个踉跄就再也没有爬起来过的朋友,见过父母那只是短短一瞬的想要抛下自己的眼神。
——黎

世态炎凉,可以至此乎!

小僧在此地游历数载,虽对未来之事有了种种念想,忧虑不定,但小僧未有一刻,对身前之事有分毫惘然。
——嵯峨
离开东国之后,你一路扩展见闻,虽然深感茫然,却未曾灰心。既来之,则安之,自然不会有什么异样。
——黎

忧虑不定,但不为前途未知而望而却步,安之若素,处之泰然,这是坚定的表现,也正是这种表现让夕对嵯峨刮目相看,而这种坚定的信念正为我们所需。

众人皆醉,你独醒,却还要装醉,反而很不讨喜了。
——说书人

屈原曾言:“举世皆浊我独清,众人皆醉我独醒,是以见放。”举世皆浊我独清,众人皆醉我独醒,,这是一种宝贵的清高;但是如若见到世道的污浊不堪而自己的清高不群,却因为想要一味趋炎附势去装醉不醒,这种行为是应该遭到唾弃的。

但是我并不喜欢明明有能力出手相助,却要给自己找借口畏首畏尾的行为哦。严格说来,这很自私吧?
——克洛丝

无需解读,真理自在言中。

大部分人,就如同大梦一场,在这里的时间越久,就越会忘记……原本理所当然的事情。时间越久,越觉得这方天地,理所当然。到最后,你认了画,画也认了你,你就成为了画中人,再也脱身不去。
——黎
一次又一次保护着根本不会受损的器物,那是不是总会有一次,他们放弃了心中的那份正义,对这种徒劳的道德感到麻木呢?
也许会吧。如果瓷器能够轻松恢复原状,砸碎它就不会感到心疼。不,你甚至会爱上砸碎它的感觉。
可是,又何必做这么绝呢……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。
——黎
战斗是会折磨人心的,我们该时刻警醒一点。
­­——克洛丝
……就算如此,你也一梦……十年。很少有人能在这么漫长的日子里保持初心。有些人,就干脆忘记了自己是谁,永远留在那画卷之上。
——夕

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,不为世事无常而灰心丧气,亦不为世道难易而放弃奋斗,永远保持一颗积极向上的心态,这正是每一个踏入社会,体制之中的人应该保有的一颗心。《华严经》有曰:“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”

各国传说、名著、典籍、神话,有多少是假,多少是与朴素生活无缘之物,那难道我们就要因为一个“假”字,否了它们的意义?小僧以为,如此谬矣。
——嵯峨

文学作品中真真假假,人不尽知,但我们不应该只因其不真实就全盘否定其价值;其文学性,其中蕴含的种种道理,正是独立于其剧情之外的更为闪亮、更为珍贵的价值。
说实话,小僧还是不解那画中真意,为何点到末尾瀑布时,一笔飞去,留下数寸空白?拙山尽起,便是卷中天地,无限延展之意。末尾一笔飞瀑,直冲天际,只余留白,是以此来描摹那画卷描摹不下的大好河山……
——嵯峨

嵯峨的解画,实为精妙:其年纪轻轻,在夕的画卷中渡过十载光阴,其对于意境的理解可以说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境界,再辅以其积极昂扬的生活态度,即出此精妙之语。

人生路上,不过求解再求解。
——嵯峨

求解,是人生道路上必不可少的过程。不论是学术问题,还是人生抉择,回答他人,回答自己,就是自己不断成长的过程。

兴起挥笔,败兴停笔……小僧本以为,所有事物都当有其意,久而久之,反而深陷其中,不能自拔。何必非要纠结此中真意……若是只有那一个答,百思其解,还有什么意义?“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?”
——嵯峨

“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?”放不下的包袱,不去过于纠结,反而可能会一身轻松,收拾好心态再出发,放下思想上的担子,才能行稳致远。

你看画中人,自以为是“真人”看“假人”,那些假的生老病死,皆可一笑而过。那如果我们也不过是画中人,随便哪天便烟消云散,你还能如此泰然处之?
——夕
人终有一死,又何须为此苦扰?只作当下想,小僧发乎本心,理所当然,自由自在,自然不会有半点惶恐。
——嵯峨

  • 人未必自由。我所画之真真假假,皆是对自我的诘问。
  • 嵯峨 人生当自由。
  • 错,你我皆是画中人。
  • 嵯峨 ……
  • 只自了,不自知,何真之有?
  • 到头来,何为真?何为假?你当真分得明白?
  • 那又何必较真?
  • 嵯峨 先生莫非是说……此时此刻,小僧仍在画中?
  • ……你确确实实离开了我的画卷,此事不假。
  • 只是你如何证明当下这片大地,不是另一幅更无趣的画卷,仅此而已呢?
  • 嵯峨 ……
  • 你行过的路,见过的人,生老病死,多舛命途,兴许都是某些个执笔人的一时兴起,无甚意思。
  • 你们穷其一生求个所谓的“真”,也不过是那个似我非我的魔怔。
  • 我们在这片画卷里弯弯绕绕,看客看过了也就看过了,喝彩两声,啐口唾沫,如此罢了。
  • 生皆梦幻,如露似电,无踪泡影。

何为真实?何为虚妄?嵯峨与夕对于此的不同见解不仅仅反映了她们不同的心态,更折射出了她们的人生轨迹。夕身为古神孑遗有朝一日可能失去灵魂,与过去的“他们”合为一体,而其又见惯了世间人类生生灭灭,看破红尘,心如止水,冷静之中透露出了一丝无奈与悲哀;嵯峨虽见多识广,但其内心总有一颗赤诚之心,推动着她积极地面对一切,这导致了她面对苦难甘之如饴,坦然面对。

只记得第一个见得的,是如今的小僧,最后一个见得,还是如今的小僧,至于中间万重山水,皆如过眼云烟,想来可能是小僧的种种念想吧。于是小僧便和画里的小僧并肩而行,从他日聊到今日,从大炎原路走回了寺庙。到最后推门而入,小僧倒是突然想起了住持爷爷对于那副画,有意无心的一句感慨——“看山还是山,见水仍是水。” 然后等回过神来,发现面前不过一面梳妆镜罢了,再回过头,我就在这啦!
——嵯峨

宋代禅宗大师青原行思提出参禅的三重境界:参禅之初,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;禅有悟时,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;禅中彻悟,看山仍然山,看水仍然是水。嵯峨显然已经达到了第三重境界,这与她的悟性、见识以及心境都是息息相关的:山仍是山,水仍是水,画中之人终为画作,自己的道路还需要自己来走出。

我……我从未自己执笔。因为如果我这辈子要画,我只会画,咳咳,我的家乡。就算去回想,除了“婆山镇”这个名字,我也什么都不记得咯。那儿没什么好回忆,但我却总是梦到它。梦到很多个的……故乡。你说,人这一辈子,到底想回去哪儿呢?
——黎

这句话我看得热泪盈眶——故乡,从来都是人们经久不衰的话题。离乡闯荡,哪怕世殊时异,记忆中的故乡,故乡所代表的自己的童年,总是自己永远也放不下的担子。

暂无评论

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


				
上一篇